再制造引外协外企重关注 政策及公众认知度困境待解 ——访APRA全球会长Joe Kripli及APRA亚太区董事会成员James Zhu

浏览量:20 次

尤其是《中国制造2025》公布以来,再制造产业风声再起,在2015上海法兰克福汽配展期间,盖世汽车采访企业中诸多外资企业将“再制造”话题设为重点,连APRA(美国汽车零部件再制造商协会)亦看准这一时机,在展会期间积极推广其在亚太区及中国的再制造计划,直到第二天下午临近四点采访之时,其展台上来资讯和合作的企业依然络绎不绝。据相关资料介绍,APRA于1941年成立于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由于零部件和原材料供应短缺,对零部件的重复利用和再制造需求骤升,协会于此大背景下应运而生。目,该协会在全球拥有1000多家会员,除了北美总部之外,还有欧洲分部和亚太分部,亚太分部目是由其合作方都赛公司负责日常运营。

针对APRA在中国和亚太地区的战略愿景,以及APRA如何看待中国汽车零部件再制造产业的发展现状和景这一问题,APRA总裁Joe Kripli在接受盖世汽车采访时表示:"毫无疑问,随着大量的汽车、卡车和非公路用车进入中国市场,中国将会迅速成为再制造产品最大的消费者和生产者,这不仅是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也涉及到环境和原材料的因素。这就要求我们利用自身专业知识去支持亚洲地区发展再制造。一旦中国再制造市场逐步放开将会迅速壮大,而且将无疑成为世界最大再制造市场。"

都赛总裁兼APRA亚太区董事会成员James ZHU讲到:"虽然再制造最初起源于美国和欧洲,但我相信随着大批量车辆和设备投入生产使用,其未来的发展将聚焦在中国和亚太地区。然当存在的诸多限制使得中国再制造市场的潜力没有被完全开发出来,而都赛与APRA的合作就是为了整合本土及国际资源,充分挖掘中国再制造市场的潜力,推动更多的企业参与到这片蓝海中来。”

Joe Kripli先生认为,当中国的再制造产业,想要进一步获得发展,较为关键的有两个方面的工作要做:一是突破政策的限制,二是提高公众对再制造的认知度。政策方面,众所周知,我国目再制造产业面临一些政策困境,比如进项税无法抵扣、旧件进口难、再制造标准滞后等难题。公众认知度方面,社会大众消费者对于再制造产品的认识和接受度普遍偏低,需要大力宣传和推广。

“或许仅仅提高认知度还是不够的,消费者只有在明白了能得到的效益后,才会在面临选择再制造或新产品的时候,选择再制造。APRA和都赛在亚太区的使命就是提倡再制造理念:如何体现环境友好性,高质量水平的再制造产品的质量等同于甚至更优于新产品,而采购成本只占原先的一小部分,大大节省了成本。此外,双方还将共同努力,鼓励决策者和政府机构在促进再制造发展上达成共识。”

对于明年APRA在中国和亚太地区的工作计划,Joe Kripli表示,APRA在美国和欧洲都大力推动再制造立法的进程,在欧洲,APRA提出了再制造的立法定义,并将再制造的理念融入G7峰会;在美国,APRA参与推动了再制造产品在联邦车险中应用的立法法案。在中国和亚太地区,APRA也愿意和当地政府、相关产业机构、再制造企业等多方共同努力,推进再制造产业的发展。

而James则透露,2016年6月1-3日都赛和APRA将会联合国家再制造重点实验室、欧洲发动机再制造协会等官方机构在北京举办2016中国再制造峰会和3R展览,借助峰会平台将全球汽车零部件再制造企业及汽车整车厂商集聚一堂,同时通过展览大力推广本土再制造企业,促进国外再制造产业投资中国,带动中国再制造产业发展。此外,明年APRA还将会在国内举办一系列的技术培训,帮助会员提高自身的再制造技术水平,促进本土再制造企业改进生产工艺,提高生产效率,提高再制造产品质量。

文章来源:盖世汽车

 
®关于本站文章™ | 若非注明原创,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 本文永久链接: 再制造引外协外企重关注 政策及公众认知度困境待解 ——访APRA全球会长Joe Kripli及APRA亚太区董事会成员James Zhu